山斛岭茶

从不选择归零人生 从不渴望逆转时空
我只要现在 与你相遇的这一秒 就刚好

【异坤/贾正】错的人 番外

我知最后定是你。

长河清水:

一直在想如果要写个番外,应该给谁写。最后想来想去,果然是给他吧!




蔡徐坤番外:白马啸西风




正文


 


认识王子异的时候,蔡徐坤刚升入高中二年级,已经是青藤高中的王牌。


人的少年时代,头顶常有一抹朗月高悬,长相英俊,身材修长,不一定头脑非常好,但一定很擅长某项球类运动。他最好性格冷冷的酷酷的,好像电视机里每天下午六点都会出现的流川枫,如果他恰巧也经常露出微笑,那就很糟糕了。因为他的校园生活,一定常常伴随着不大不小的骚乱发生。


 


蔡徐坤和王子异的第一次相遇,就发生在这样一场骚乱里。这一年,是蔡徐坤第一次参加青训营举办的合宿,去之前,他在教练那儿翻看五所参与高中的名单,看到纸上有励信高中四个字的时候,心里狠狠跳了一下。励信和青藤,一个是不可撼动的老王牌,一个是突飞猛进的后起之秀,名字虽然常被并提,但除了赛场上,私下还真没见过几次。


励信是所实力雄厚的私立高中,之前一直是自己包场集训,今年不知青训营哪位领导说服了励信的教练出任这一次合宿的总教练,励信才第一次登上了青训营合宿生活的舞台。


这个夏天的合宿地刚好选在蔡徐坤家附近,平时由于家里远离市区,他一直是青藤的寄宿生,好不容易有这么一次机会,蔡妈妈坚持让他这天早晨从家里出发。


这一出发就惹出了事头来,蔡徐坤迟到了。本来在家里吃完爱心早餐,时间就已经很紧迫了。偏偏在青训营门口,他被一群也不知从哪里得到这次合宿地点的女生们围了个正着。最后总算进了青训营大门,火急火燎直奔篮球场的时候,蔡徐坤手里不仅多了鲜花,还多了巧克力和好几叠情书。


迟到了,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能说他运气不好,正巧赶上励信教练面对这五所学校一个个血气方刚,正处叛逆期的小伙子们杀鸡儆猴的念头。况且,蔡徐坤还是最近风头大盛,一度压过励信一筹的青藤王牌。


高中时的蔡徐坤,十分的爱憎分明。对喜欢自己和自己喜欢的人明媚,对看不惯自己且自己也看不惯的人,挺桀骜不驯的。眼看诚恳道歉无用,励信那个身高直冲一米九的教练如一垒肉山一样把周身沉重的阴影压到自己身前,他不畏不惧,不进不退,目不斜视。


空气凝滞,黑压压的队伍里一点声儿也不敢出。蔡徐坤余光里感到青藤的队友在叫自己低头示弱,可他拗劲儿上来了,觉得自己虽然做错,也没到要白受这种委屈的地步。况且一日低头,往后这一个月,青藤的大伙儿想必都得夹着尾巴做人。


“你还不知悔改是吧?那干脆今后这一个月集训你每天就负责去食堂里帮工,也别训练了。反正你脑子里装的我看也不是篮球,别留在这里影响别的要训练的人!”


“我……”


他刚要出口说话,却听到身后人群一阵骚动。然后,只见一个和他差不多一般高的男生走上前来,站在他身边,同样目不斜视地看向那位教练。


“教练,我这个月所有的休息时间都不用了,能不能保他一个人?他是第一次,不会再犯了。”


“子异你,你在说什么傻话,这小子是青藤的。”


“教练,我知道。”


当时蔡徐坤站在王子异身边,听他慢条斯理几句话间颇有武侠小说里某高手四两拨千斤的架势,很有点佩服。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位励信的队长为什么要帮自己。


被王子异这么一搅和,本来僵持的局面被打破,先是青藤的学生们开始嚷嚷着我们的休息时间也不要了,请教练原谅阿坤这一回吧,随后励信的学生居然也加入进来。最后,教练脸上一阵青橙红绿,板着脸说集体去操场罚跑二十圈,这事就此告一段落。


这一天训练结束后,本来被青藤的队友们叫着一起去食堂吃晚饭的蔡徐坤走在路上才发现自己的发带落在了球馆,于是又折回去。他推开大门,里面空空如也,找到扔在地上的发带以后才发现,看台上竟然还坐着那个白天帮自己解围的男生。他在看一本书,脚边放着把扫帚。


蔡徐坤心想不好,自己居然把这茬忘了,教练怎么可能不罚他,那老头看上去就不是个好人。他想着,三步并作两步跨上看台,打招呼说,王子异同学,我是蔡徐坤,早上谢谢你了。


王子异取下手中的书,微笑着摇摇头,第一句话竟说的是,我们教练其实人不坏,你别往心里去。


蔡徐坤愣在原地,没想到他会说这个,然后就见王子异站了起来,把手里那本书合上,递到蔡徐坤怀里。


“你看武侠小说吗?这本还不错,我挺喜欢的。”


蔡徐坤一看怀里书的封面,写着《白马啸西风》几个字。他听都没听过,作者名他倒是熟悉的,金庸老先生嘛。


不过,这个人也太奇怪了,做什么突然借书给他呢?


“看的,你……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不了,教练还有点事情让我帮忙,你先去吧。”


蔡徐坤噢了一声,很想再说点什么,却又不知说些什么好。最后他想算了,反正,来日方长嘛。于是冲对方耸耸肩,迈下楼梯。


他走出大门前,又听到身后有人讲话,他回过头,王子异冲他比了个挺奇怪的手势,开玩笑似的对他说:


“你在哪个寝室,下次我去叫你起床吧。”


 


真让王子异叫自己起床,当然是不可能的了。但这么一来二回有了个开头,再加上青训营里朝夕相对,两个人又实在投契得很,于是真的渐渐熟络起来。


蔡徐坤这个人,除了爱憎分明,还是个有恩必报的性格。那时他和王子异关系虽然要好了,可并没有再像那天傍晚在球馆那样,单独相处过。于是王子异借他的那本《白马啸西风》,竟也一直放在枕头边,没能还。


终于,趁着地利的因素,他打听到某天晚上十点以后,离合宿点骑车半小时的路程,有一年一次的夏季园游会。那会儿还没有共享单车这种东西,蔡徐坤趁着寝室熄灯以后跑来王子异宿舍叫人,两人从青训营后门翻墙出去,找到了第一天蔡徐坤来这儿时停的那辆自行车。


墙不太高,蔡徐坤先跳下来,王子异落地之后,望着他一脸无奈。


“坤坤,你看起来真的很熟练。”


“对啊,你以为人人都像你啊,到哪儿都那么老老实实,一看就没体会过激情洋溢的青春生活。”


蔡徐坤得意洋洋,一边取出车钥匙开锁,待要骑上去,王子异却拦住了他。


“你腰上有伤,我知道你总偷偷练舞,我来骑,你坐后面。”


他说得笃定,蔡徐坤一时竟不知如何反驳。他没有告诉王子异,在今天之前他的车后座几乎是个摆设,要知道在青藤高中,这可是全校女生共同守护的黄金座位,谁第一个坐上去就是打破了生态平衡,因此还是片十足的处子地。


等到蔡徐坤呆呆坐上了自己的车后座,手还被前方的人领着搂住了他的腰,他发现自己心跳居然空前的快,还有一点不敢直视王子异宽阔的背影。


事实证明,让王子异把控车头是个十分不明智的选择。他对这一块儿地理位置不熟,还认死理,蔡徐坤在下一个红绿灯路口苦口婆心地劝他,说这里交通灯坏了,我们可以直接过去了。王子异转过头满脸严肃地拒绝,说不行,我们这是一车两命,一定要遵守交通规则,安全第一。


结果两个人在空无一人的路口傻等了五分钟,王子异终于相信面前那盏信号灯是真的只会永远亮红灯,挠着头对蔡徐坤道歉,倒把蔡徐坤逗得哈哈大笑。


等他们终于到达目的地,不出所料,整个园游会已经接近尾声。原本应该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根本没几个人影,蔡徐坤跨下车,看王子异已经累得满头大汗。青藤的队服是天蓝色,而励信的队服是纯白的,于是王子异的汗水把他的白上衣渗出好大一片水渍。


趁他还在忙着找地方停车时,眼疾手快的蔡徐坤看到最后一个正在收摊的摊位是卖冰激凌的,赶忙跑过去买了一只。他拿着冰激凌跑回来,王子异站在入口处满脸愧疚,看到他,连忙说:


“坤坤,对不起,都怪我。”


蔡徐坤将手里的冰激凌自己先咬了一口,舌尖立马冰冰凉,甜丝丝,然后笔直递到王子异跟前,他只说了两个字,说的时候眉梢眼角全是笑:


“傻人。”


 


好在,当天蔡徐坤就发现这一年一度的夏日园游会并不是一天就结束,足足要在这个镇上停留半个月。于是,两个人又相约了第二天。


高二的夏天,就在两只手都数不过来的那些零点约会里结束了。一直到冬天,春天,第二年夏天,他们仍然在一起。最后一次去园游会,他们兴致满满地从头逛到了尾。


结束了,回去的路上仍然是王子异载着蔡徐坤,现在他对这一带已经熟门熟路,说是从小生在这儿也会有人相信的。


回去的路上,他们又一次停在那个有着烂掉交通灯的分岔口上。蔡徐坤盯着头顶那盏一直通红的信号灯问王子异,他说子异,我到底应该怎么做?


王子异的回答那么坚定明白,简直听不到一点犹豫。他说坤坤,去做明星吧,这样以后我就可以天天看到你了。


蔡徐坤听了这话,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终于没忍住,悉数落下来。他狠狠抵住王子异露给他的后背,眼泪浸湿了他的上衣,心里好想说如果我留下来,你也可以天天看到我,不止可以看到,还可以,还可以……


可他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点头,强撑着让自己笑出声,说我知道了子异,以后各自加油。


“嗯,对了,你到了美国一定好好照顾自己,饭……”


最后他们在蔡徐坤家楼下分手时,王子异的话就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饭要按时吃。”


蔡徐坤当然知道这句时常被说起,却在最后一天硬生生吞回去的话是什么。王子异连这句话都不愿说完,想要撤出他人生的意图那么明显。


他去美国的时候,坚决不让任何人来送,在机场跟妈妈打了最后一个电话,关机前他反复刷新,终究也没有任何新的短消息。方宁一直陪在他左右,知道蔡徐坤心情不好,故意讲些很拙劣的笑话想要逗他开心。


在仁川机场转机的时候,飞机延误了,于是他们只得在中转地白白呆一整夜。行李倒是已经在托运到美国的路上,为了省钱,蔡徐坤说不用住酒店,在机场将就一下就行。那一夜,方宁看他随身携带的那个包里其实什么都没有,手机上也没有游戏可以解闷。蔡徐坤唯一的消遣只有一个老牌MP3,和一本薄薄的,不太知名的金庸武侠小说。


到了凌晨四点,初升的太阳从机场的玻璃墙折射进来,世界仿佛充满希望。蔡徐坤从洗手间出来,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就这么放弃。于是他打开手机,也不记得自己的国际漫游开没开成功,下意识就拨通了王子异的电话。


不知为什么,他就是有种强烈的直觉,这一天的王子异一定通宵都不会关机。


电话果然是通的,可是正在等待的过程中,他突然看到不远处候机室的一排排座位间,方宁正来回穿行,一副找不到他很焦急的样子。他下意识摁掉了电话,赶忙跑过去问出了什么事,却见方宁手上拿着一支冰激凌。


他愣愣地接过,耳边传来方宁解释的声音。原来他为了安慰延误飞机的自己,来来回回跑遍了整个机场,中间还走错好几次路,整个人折腾成这样满头大汗,就为了在凌晨四点给他买一支冰激凌。


蔡徐坤静静地吃完那支冰激凌,然后把手机卡从自己那台用了好几年的手机里拆出来,折成两半,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我不能。”


那一瞬他只剩下这个念头。


 


 


尽管如此,蔡徐坤从来没有爱过方宁。感情分很多种,他很清楚绝不是那一种。


高中时,追求他的人很多,他不喜欢却也谈不上讨厌,反而很有偶像自觉地认为应该一视同仁地怀有感激之心。到了美国后,他遇到了更多的人,走向了更大的世界,即使偶尔想后退,方宁也站在他身后,给了他能给自己的一切。


可是蔡徐坤心里只有一个梦,在实现之前,他什么都不需要。苦的累的都经历过,他只要想到离梦想越来越近,便觉甘之如饴。唯一觉得孤独难忍的时候,只有那一天喝醉的Justin非要拉着他一起看朱正廷的朋友圈。看着那些似曾相识的情景,他的心脏像一颗还未成熟的青柿子,被人紧紧揪住,却再怎么拧都拧不出甜蜜的汁液。


看完了,Justin一把夺过蔡徐坤的手机,说想看看王子异的。蔡徐坤摇摇头,说我没有他的联络方式。Justin显得很扫兴,嚷着说不公平,为什么坤坤哥你可以这么轻易地跨过这个坎!


“所以,可以还给我了吧?”


“不,坤坤哥你手机锁屏密码多少,让我看看你里头有什么。”


蔡徐坤知道他醉得一塌糊涂,才会这么一脸不达目的誓不甘休。头有点疼,他一会儿还要去接方宁,现在便懒得再和Justin纠缠,妥协了。


“960713。”


“你生日不是这一天吧?”


“呃,嗯……”


Justin的反应快到让他吃惊,可在他刚想解释的下一秒就又醉了过去。这一天过后,也没有再追问他这个日期背后有什么特殊意义。和Justin一起下楼时,告别前,他终于忍不住说了句心里话。他说黄明昊,其实我和你一样,都是死脑筋。


 


这一晚,他回到自己家,躺在那张单人床上,靠着阁楼窗子里照进来的月光,又重新看起那本已经被翻得折了角,泛起黄的《白马啸西风》。


Justin有时候会笑他禁欲过头,洛杉矶是个花花世界,他未来要进的娱乐圈更是声色犬马一应俱全,像蔡徐坤这么洁身自好反而有害身体健康。


其实他再明白不过,Justin每次去那些地方,不过是去寻找一个根本不可能找到的影子。他则不同,不想让那些东西影响训练只是一方面,如果真的需要,他情愿自渎。极端孤独的时候他会失眠,白天所承受的压力和不公会在这时一涌而上,混着暖色的回忆想把他打倒。可笑的是,自渎以后他往往会睡得好一点。


发泄过后,他会抱着膝蜷在那张单人床上,看着一成不变的惨白月亮发呆。他想起有次自己和Justin一起去看了部美国默片,看完出来以后Justin跟他讨论电影情节,好奇地问他:


坤坤哥,对男人来说到底是有了夫妻之实的初恋难忘,还是心头一尘不染的白月光更难忘?


蔡徐坤低头沉吟一会儿,竟然给出了一个不太符合他禁欲主义人设的回答。他说,应该是前者更难忘吧。


理论自然来源于实践,而他唯一的实践便是和王子异。


他们只有过一次,一次之后,他就得到了方宁哥邀请自己去美国的邀请。


那一次明明也是张单人床上,却觉得无比宽广,好像只要攀附在王子异的肩膀,便可以尽情在大海中沉浮。


后来每一次回忆那一晚,蔡徐坤总是想:


如果早知未来将面对如此漫长分离,结合的那一刻定要相拥得更紧。


 


后来,他回了国,一直苦苦追逐的梦想终于实现,而且,是犹如合家欢港剧那般的大团圆。


蔡妈妈开始不断从老家打电话来旁敲侧击地关心他的感情生活,总跟他说哪家伯伯的女儿出落得多标志,哪家阿姨的侄女性格好,为人稳重,或者是上次碰到了哪个他的小学同学,现在完全变了一个人,都是大姑娘啦。


“崽崽,你看照片,如果有合意的妈妈先替你请她来家里做客。”


最后,实在被缠的没办法,蔡徐坤跟蔡妈妈说:妈,你给我挑的相亲对象都挺好的,但你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吗,我的初恋。


蔡妈妈自然不会忘的,不仅不忘,这么着急给事业如日中天的儿子找对象,反而正是因为这个神秘莫测的初恋。


“儿子啊,天涯何处无芳草!妈妈也希望你能和自己真心喜欢的人在一起,可是你真的能再找到他吗?”


托蔡妈妈的吉言,在成功得一塌糊涂的时候,蔡徐坤又遇到了王子异。在皇冠一楼大厅的人群中一眼看到他的那个瞬间,蔡徐坤突然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真正爱一个人的表现到底是什么呢?


心跳如雷,和王子异告白的那个瞬间他觉得,是即使失败了也没关系。王子异放手让他追逐梦想的时候他又想,好像应该是独占欲的反义词。现在,他彻底矛盾了。


成年以后的蔡徐坤,向来是理性至上主义者。他把身体的渴望看成最低级,遇到王子异以后才发现,肉体不过是一套表现系统。他内心最深处想的是什么,理智死死压住,身体却不听指挥地泄露出来。


他不能自控地主动靠近王子异,却明知道对方现在已经有了美满生活,于是蔡徐坤的肉体和理智狠狠打了一架,直到想出一个折中的两全方案。


所谓的两全,他不逼迫自己像王子异当年那样完全撤出他的世界,在自己不能放下之前,他都会一直等。代价是,如果他亲身确认过王子异已经找到幸福,那蔡徐坤不仅不要,还会替他守护。


直到江边一起喝酒那次,Justin才知道蔡徐坤竟然不是和自己站在统一战线的,这么多年一路相互扶持的两个人,于是整整冷战了两个礼拜。


也是从那一次开始蔡徐坤无奈地发现,Justin反而变得更主动,一边接近朱正廷,一边更开始撮合自己和王子异。


他避无可避,直到那天得知Justin因为拍卖的事跑去了王子异和朱正廷家里,就知道终于还是出事了。他第一个反应,仍然是保护王子异。


第一次那么果断推掉自己手上正在进行的所有拍摄,他抢了经纪人的钥匙自己开车去接电话里那个听起来那么茫然无措的人。


接到了他,让他留在自己家,为他下厨,陪他谈心,甚至还想鼓励他追回朱正廷,蔡徐坤做了一切他认为自己可以做的事情。最后的最后,王子异却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实在不知如何是好,他竟然想到了最不应该去想的那个方面。那个念头只浮出了一个瞬间,蔡徐坤便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他想,幌子打得再冠冕堂皇,其实不过是自己太想靠近王子异,想抱紧他,想告诉他,我在这儿呢,傻人。


蔡徐坤家的主卧室和客房之间,正好隔着一个客厅。两点一线间直线距离最短,所以他睡在了直线的折中点上,姑且也算是睡在离他最近的地方。


“蔡徐坤,你就是个胆小鬼。”


放弃之余,到了梦里他还在这么骂自己。


 


 


“坤坤,坤?”


耳畔有熟悉的声音在叫自己,蔡徐坤猛然转醒,一睁眼就看到好几天不见的人,正握着自己一只手,守在洁白的病床前。


“子异?你来啦。别担心,我就是最近有点累,下台以后低血糖晕倒了。”


从王子异担心的眼神里,他看出自己睡了不短时间。有点内疚又有点好笑,他还真不是昏迷,就是单纯的缺觉,所以在梦里还得闲回忆了那么多往事。


“外公好点了吗?”


这段时间王子异的外公住院了,他便回了趟老家,一直陪在母亲身边帮忙料理大小事务。这会儿听蔡徐坤问起,他总算露出一个稍显安心的笑容。


“嗯,好多了。只是我刚开车回来的路上,就听到阿橙给我打电话说你下台以后晕倒了,本来松下来的心又因为你揪了一路。”


听了他的话,蔡徐坤往病房里一看,果然看到新来的小助理阿橙躲在门后偷笑。早叫她不要说了,蔡徐坤顿时无奈地想做出个扶额的表情,却被手臂上的针头扯得吃痛一声。


“你啊!”


王子异难得地语气激动,连忙护住他的针口,仔细检查没有牵动后,转过头对阿橙说先回去休息吧,都已经九点了。


阿橙走后,偌大的病房只剩下两个人。蔡徐坤现在还不能吃什么东西,两个人又好久不见,因此只是一个半躺,一个坐着,一双手相连,两双眼对视。


“子异,能不能念个故事给我听?”


“好,你想听什么?”


蔡徐坤眨了眨眼,王子异已然猜到他要说出口的那个名字。


“白马啸西风。”


“书我刚刚走得急,没带来,怕讲得不好。”


“没关系,随便讲讲就好了。”


其实,蔡徐坤自己都能把这个故事倒背如流,他只是突然想知道,分别了那么长的岁月后,王子异是不是和自己一样耳熟能详呢。


那个故事,对他们两个是有些特殊意义的。


 


王子异的声音澄澈温柔,故事也讲得慢条斯理,引人入胜。蔡徐坤好像第一次听的孩童那般,时不时叫他停下来,和他讨论讨论情节,发表发表感想。


王子异边讲,边望着他笑。讲着讲着,不知不觉就到了最后一段。


果然像蔡徐坤想的那样,王子异也能原封不动地背下书里最后那一段。于是王子异每说一句,他便在心里随着他默念一句。


他想真好,蔡徐坤遇到的是王子异,真好。


只听王子异念道:


[白马带着她一步步的回到中原。白马已经老了,只能慢慢地走,但终是能回到中原的。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


“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END.





我去年夏天的图……虽然也丑 但是跟现在相比真的好太多
因为学业忙的缘故 我已经8个月没怎么好好开过ps了
当然我想 其实我也并不那么爱ps了

去年夏天搞出来的一张 说实话我真的很喜欢它
这种东西在那之后我就弄不出来了
其实我最喜欢小新啦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小心删了 幸亏反应过来之后删了
(上接)

这篇是我整个偶圈里最喜欢的文 我很喜欢很喜欢 哭得稀里哗啦 我想它也许对我人生都会有很大影响的 具体是什么我先按下不表 如果有幸与你结识 我日后会慢慢讲给你听
还特别喜欢老白干啦 她的真的是TTTTT一开始看没什么 等到我回过神来发现一切都晚了 我完全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陷进去

Emm...我想想 我觉得我最爱的作者君是清水 啊 dbq 我忘了 我还很喜欢贾正里的陈果儿
其实大家都很好啦 别忘了是我们陪着他们一起出道的呀 希望各位永不出圈 就算日后面临解散 就算还会有第二季
他们也永远是独一无二的大厂男孩
现在是 以后也会是
少年们的模样永远在你我心中收藏

我一定要搞cp文出来

神经病!我真的很爱异坤好不好!是放在心里的深爱
但我总是爱得太复杂 我没办法拥有对他们纯粹的爱
渣!男!你!个!鬼!
bhys各位 我已经快1个月没有刷异坤超话了吧 我会看一些关注的小姐妹的微博吃糖就好了
他做什么是他自己的是 他不是负心汉 他从来不是
他对别人温柔 对kk更温柔
他是完全自由的
冰淇淋女孩……盒

我先说好了 我最爱王子异 而且我觉得我之前对他有点bad 因为我太宠kk 港真kk是我喜欢的idol里第一个没有怼过任何一句话的 往后ikun实在骂太狠 我简直挣扎地要死了 溺水却爬不回岸 于是我就很认真地思考 我就搞不懂 为什么别人家孩子在别人眼里是孩子 在我这里还是孩子 为什么我的孩子在我眼里都不是孩子了?昂不是 我集资什么的都有 我说的bad其实是指……
如果kk虐王子异 我OK 行kk糙乖又可爱kk什么都对
如果王子异虐kk 我会骂死他的
就很??你且不要问我为何 我也不晓得
大概因为是我当然知道kk对对方感情更深
我早说 如果你问我千遍万遍 我的第一选择还是王子异
从欢喜到爱到责任。
当然不是指我不爱坤坤呢 这怎么能一样了 坤坤完全不同的 这颗小甜豆 看到他心情就会很好 他与旁人 也从来都不一样
所以看到王子异和别人... 开始我也难过 后来想通了就平静接受 而且有时候觉得他和别人也很甜
然后大概因为ikun实在压得太紧 我又亲眼见识冰淇淋大骂王子异的嘴脸 我决定粉异丞
对于异丞 我可以爱得轻松放肆
但是后来……一直到去看他们 我才发现 我是一直都爱着异坤的
因为开始是你了
虽然我尖叫一直都很大
但是尤长靖cue王子异问他坤坤怎么样的时候 我怔愣了好几秒 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开启了三段高音技能
嗯……大概就……反正就……
其实我不知道啊
太复杂了吧
我自己都不明白我的内心
我只知道
1.异坤之间 无论是什么 都深沉而令我怅惘 我知他们之间的特别 他们于我也特别 也许我会喜欢别的cp 但是他们会带给我归属感 不属于饭圈的 只属于他们和我 还有真正爱他们的人的归属感
2.虽然比赛还没完……但是我大徳好像要输给墨西哥了

我的尖叫声实在是TTTTTTT不好意思了

无论是初相见还是终场戏
只要是你
一切都很美好

One,
Two,
Three,
Four,
Five,
Six,
Seven,
Eight……

NINE PERCENT!!!

他跟谁关系好就跟谁关系好 如果是这种程度真的……我看了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怎么到你这就成了哭天抢地的大事 比比谁更玻璃心我看你倒是很在行
想起上次看到爬墙别家cp的一个人 我有问她为什么要爬墙 答曰看不惯有些粉丝 是的吧 谁还不是磕 不然你真以为他们会顶着全世界的压力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我一点都不希望他们被骂罢了 历经万难实现的梦想也不是说丢就能丢的吧 那样对彼此都太不负责任

别把个人意志强加在他身上😃

因为我知道
我知道你会
Just by my side.
人要有信仰